主要欧美成分類:廣州打碼機,氣動打標機,氣動打碼機,廣州氣動打標機,電腦全自動打標機,一體打標機
當前位置: 欧美成 > 氣動打碼機 >> 广州氣動打碼機 > 內容頁

704校花兼职骗局 400多名大学生成被告

時間:2018年07月18日來源:氣動打標機作者:氣動打標機點擊:
借款的学生被拉到一个QQ群里。每天,柒零肆会在群里发三四次兼职需求。保安、服务员、发传单,职位各不相同,工作时间也不固定。 那段時間裏,齊曉東有空就在群裏接活,第一份工作是某樓盤開盤的會場保安。他記得那是一個冬天,濕冷入骨。自己早上5點就起床趕到現場,在室外從6點站到12點半,掙了65元。
每名參與兼職換購的學生,都要手持身份證和協議拍照。
上大學以來,齊曉東看過很多與“校園貸”有關的欧美成,印象最深的是那些因還不上錢自殺的學生。他從沒想過,自己也會成爲欧美成的主角。
7月6日早6點,他剛醒就在微博上看到了一篇報道:《借“校園貸”買高檔欧美成,400多名大學生成被告》。
報道稱,來自廣西、江西、貴州等地的400余名大學生從廣西某金融公司借款後,因爲未還款被該公司起訴,涉案學生無一應訴。學生們認爲,“校園貸”等于非法放貸,他們借的錢不用還。
齊曉東的第一反應是:這是一條“假欧美成”,大學生不可能這麽不懂法。但他點開欧美成圖片後發現,原告正是“坑”過他的廣西柒零肆金融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柒零肆”)。他極有可能也是被告之一。
參與審理此案的南甯市西鄉塘區法院高新法庭法官滕彬告訴新京報記者,從去年12月起,該院陸續受理了400余起柒零肆訴大學生借款合同糾紛案件,目前已立案122起,缺席判決十余起。

法院向立案的122名被告送達了傳票等司法文書,大部分被拒收。“很多被告與柒零肆簽協議是2015年左右,現在已經畢業了,戶籍欧美成發生了變更,因此可能沒收到應訴材料。”滕彬說,但少部分簽收的被告,也沒有到庭應訴。
披著兼職換購外衣的校園貸
齊曉東接觸到“校園貸”純屬偶然。2015年12月,他正在武漢的一所高校讀大一。一天下午,一名同屆男生到他們宿舍遞了兩張傳單,宣傳一款名爲“704校花”的欧美成。
“他說這個可以找兼職,提前預支工資再分期還。”齊曉東說,傳單上寫著,學生預支商品或現金,每月做兼職分期還款,一個工時算10塊,工時不夠的部分按一小時13塊還現金。傳單上沒有任何“貸款”的字樣。
齊曉東的父母每月給他1500元生活費,他不愛社交,在武漢生活足夠了。他順手把傳單放在室友桌上,室友看到卻動了心,鼓動了齊曉東陪他一起去。
南昌的尹音和3名室友,也是因爲同學介紹才知道“704校花”的。尹音所在的學校每年學費近2萬,她每月的生活費五六千。女孩們不缺錢,也沒意識到這是校園貸。她們做兼職只是爲了“好玩”,而且先收錢後還錢的模式“再怎麽樣都不會吃虧”。
貴陽的鄒路也不缺錢。他父母在老家擁有一家小地産公司,他只想找份兼職消磨時間。和許多學生一樣,2016年6月剛看到“704校花”的宣傳時他還有些顧慮,怕上當受騙,于是搜索了許多與這家公司相關的消息。
據“704校花”微信公號介紹,推出“704校花”欧美成的廣西柒零肆金融投資有限公司于2015年7月13日在南甯注冊成立,在桂林、武漢、南昌、貴陽等19個城市陸續設立了實體辦公點;同年10月13日,與“柳州銀行”簽訂深度戰略合作協議。截至2016年6月,“704校花”共有5萬學生用戶。
公號裏還寫道,2016年5月20日,共青團中央學校部向柒零肆複函,同意其作爲“欧美成大學生社會實踐及兼職實習活動的合作夥伴單位,參與欧美成範圍內的有關工作策劃、組織和實施。”
看到這些介紹,鄒路的顧慮散得一幹二淨。但2018年7月12日,共青團中央學校部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據他了解,他們和柒零肆“應該沒有這樣的合作”。
也有学生从一开始就知道,“704校花”只是披著兼職換購外衣的校園貸,比如李欢。
李歡性格外向,喜歡和朋友喝酒玩樂,一次最少兩三百。一個月出去10次,2000塊的生活費就沒了。
從大一第一次使用“名校貸”後,他就被卷進了校園貸的旋渦,最多時背過兩三萬的債。“以貸養貸嘛,只要是網上報道過的欧美成,我基本都用過。”
2016年年底,一個校園貸中介找到李歡,說“新口子在南昌上線了,快去做”。新口子就是“704校花”。因爲急著還債,李歡想也沒想,轉頭就去了。
詳細看過協議的人非常少
2015年年底,齊曉東和室友去了柒零肆位于武漢街道口阜華大廈的辦事處。70多平米的辦公室裏擠了將近20個工作人員,外牆上挂著一個“704校花”的logo,“不是很正規”。
“商品最多可以拿(價值)8000的,現金最高是4000”。齊曉東和室友均預支了3000元現金,要做300個工時的兼職,分12個月還清。算上資金方利率和服務費率,他們每人總共要還3450元。
他記得工作人員遞了兩張合同,一張是《704兼職換購平台協議》,一張是《柳州銀行借款合同》。齊曉東當時未成年,不能向銀行貸款,只簽了柒零肆的那張。
滕彬告訴記者,大多數學生貸款時已年滿18歲,與柒零肆、柳州銀行分別簽署了協議。學生們拿到的錢,實際是柳州銀行發放的個人消費性貸款,柒零肆只是居中平台。即便是與柒零肆簽訂的居中平台協議,也明確印有“個人消費貸款”的字樣。
一名學生與柳州銀行簽訂的合同顯示,學生授權柒零肆在柳州銀行爲其開立還款代扣賬戶。學生先將還款金額交給柒零肆,再由柒零肆全部存入代扣賬戶,由柳州銀行批量扣收。
在《借款人告知書》中,柒零肆明示借款學生要向柳州銀行支付10%的年息、向柒零肆支付5%的服務費。3000元本金乘以15%的費率,正好是齊曉東合同裏多出的450元。
協議中寫道,如果借款人能按時完成兼職並及時還款,這筆費用可以作爲獎勵減免。否則,需要直接以現金形式償還。
簽協議時,齊曉東盯著看了十幾分鍾,細致到了每一條、每一款、每一個字。
其中一點引起了他的注意:借款人如有逾期,則每天自願支付貸款金額千分之五的逾期費。他迅速打了個算盤,日千分之五意味著每天要多還15塊,累積起來數目不小。
但他想著每月還300多塊錢不難,不會逾期,猶豫幾秒後還是在協議上簽了字。爲保險起見,他把協議底單帶回宿舍,鎖進了抽屜。
齊曉東並不知道,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年利率36%,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如果將柒零肆日千分之五的逾期費率折算一下,年費率已高達182.5%。
李歡簽字前沒時間看協議。他急匆匆趕到辦理現場時,車庫大小的房間內站滿了人。
排队时,柒零肆的工作人员和校园贷中介在台上介绍:今天统一办理“套现”(即预支现金),只要和一个iPhone 6S Plus的空欧美成盒拍照,就可以预支数千元,再通过兼职分期还款。
簽協議時,工作人員催個沒完。李歡來不及細看就寫下名字和身份證號,拿著空欧美成盒拍照,拿著身份證和協議拍照,領錢。一套程序走下來,不到5分鍾。
李歡至今不知道協議上的貸款金額是多少,也沒留下任何憑據。他只知道要在12個月還6000多元,雖然實際領走的只有2000多。“欧美成6000多,套現只拿4000多,中介再抽一些,到我手裏就這麽點了。”
對當時的李歡而言,只要能拿錢,協議的具體內容是什麽、利息有多高、沒還清錢會怎樣,他都無所謂。
他不知道與柒零肆的協議裏有這樣的約定:如未履行兼職或還款義務,柒零肆可向公共媒體及征信機構公布欠款信息,可能導致借款人“無法報考公務員,貸款買房、買車,出國留學,辦信用卡、求職、投資開戶被拒絕等嚴重後果”。
在学生们自发组成的“704校花是坑也填平它”QQ群里,354名借款学生,詳細看過協議的人非常少。许多人的协议签字后连底单一起被收走了,他们甚至没有拍照留底。
像李歡一樣,許多人拿著欧美成盒、身份證、協議拍過照。照片又被柒零肆提交給法院作爲訴訟證據。柒零肆告訴法院,學生們用貸款購買了欧美成。“按照目前的情況,這個欧美成大部分的學生應該是拿到了。因爲他們(柒零肆)提交了現場照片,裏面都有學生拿著這個欧美成拍照。”滕彬說。
找不到兼職,只能現金還款
簽完協議,借款的學生被拉到一個QQ群裏。每天,柒零肆會在群裏發三四次兼職需求。保安、服務員、發傳單,職位各不相同,工作時間也不固定。
那段時間裏,齊曉東有空就在群裏接活,第一份工作是某樓盤開盤的會場保安。他記得那是一個冬天,濕冷入骨。自己早上5點就起床趕到現場,在室外從6點站到12點半,掙了65元。
漸漸地,群裏發布的兼職信息越來越少。2016年4月起,柒零肆要求學生們統一使用“704校花”App。App會發布兼職需求,還可以直接還款。
“App出來後就找不到兼職了。”齊曉東發現,App很久才更新一次兼職信息,且數量極少。有時,App上一兩千人同時在線,只爲搶一個兼職職位。
新京報記者采訪的多名學生均反映了上述問題。尹音的室友找柒零肆的學生代理詢問時,得到的答複是“App可能廢了”。無奈之下,許多學生只能充現金還款。
如果做兼職,每小時還10元工費;如果用現金,每小時要還13元。齊曉東不願意,“如果提供了兼職我不做,要我還可以。但是連兼職都提供不了,就是他們違約在先。”找不到兼職後,他不再還款。
但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協議只說提供兼職崗位,未對兼職數量能否滿足需求做出保證。
除了找不到兼職,鄒路還遇到了其他問題。他在“704校花”換購了一台價值4200元的電腦,協議分12期償還共5140元,相當于年利率22.3%。沒想到,電腦用了幾個月就變得很卡,連word都打不開。沒多久,主板也燒了。換購了蘋果欧美成的學生也反映,明明選擇是國行欧美成,到手的卻是港版。
“當時他們承諾了‘三包’,也沒有”。鄒路找到柒零肆,對方卻說:“你用都用了,我們怎麽換?”
事實上,協議中未承諾對換購商品進行“三包”。當商品出現質量問題時,學生要找供貨商、生産商解決問題,柒零肆只需配合維權。
還不了的高額逾期費
雖然不願意,鄒路還是用現金按時還了款。
2017年初,換購約半年後,柒零肆說他之前欠了五六塊沒結清。按約定,逾期費以貸款總額而非欠款金額計算,乘以日千分之五的費率,鄒路要多還3000多。
鄒路很納悶,他每月按時充錢還款,爲什麽還是差了幾塊錢?他記得協議上寫著“逾期10天將通知用戶還款,超過30天將收回商品”,爲什麽隔了半年自己才收到通知?
鄒路打開App看了好多遍,還是找不到哪裏出了問題。他想找出協議和他們對峙,才想起底單被收走了。他直接沖到了柒零肆在貴陽的辦事處,卻發現人去樓空。
鄒路不甘心,又給柒零肆打欧美成,要求給他一個多還錢的理由。對方說“好,我馬上給你一個理由”後,欧美成被挂斷了。
过了一会儿,不明所以的邹路听到同学叫他:“邹路,你欠谁的钱了?”原来学校贴吧欧美成飘着一个帖子,催他还钱。帖子里是邹路手持协议和身份证的照片,配文是“这就是还款的理由”。
這之後,鄒路聯系過柳州銀行想直接還款,被拒絕。“當時我很絕望,心理壓力有宇宙那麽大”。他給催收人轉了3000多。
2017年初,李歡發現App無法充值,還款無法操作。他找到南昌柒零肆分部後發現工作人員都不見了,車庫大小的辦公室空空如也。
之後,李歡頻繁收到QQ、短信的催收信息,通知他還要還8000多元。李歡跟他們理論,對方沒說兩句就開始噴髒話。催收的人還進了李歡的班級QQ群,公開說他欠錢。
新京報采訪的多名學生認爲,鄒路、李歡經曆的正是柒零肆的“套路”:故意不提醒還款或制造問題讓學生無法還款,以産生高額逾期費;之後再用公開欠款信息等方式催收。
學生們說,他們拿著欧美成盒、身份證和協議拍下的照片被P上了“欠錢不還”等字樣,以郵件形式發到學生本人、家長、同學手上,有的還上了貼吧等公共平台。
爲此,新京報記者聯系了柒零肆董事長王某,詢問是否存在上述問題。王某拒絕回應。
爲了不被催收,部分學生前往派出所報案。但警方認爲,學生與柒零肆的矛盾屬于經濟糾紛,不好管,並提醒他們“如果柒零肆惡意催收可以直接報警”。
沒多久,李歡的耐心就被磨盡了。他收到催收的消息就刪除,拉黑了所有跟柒零肆有關的人。“愛怎麽樣就怎麽樣吧,要我還那麽多肯定是不可能的。”
不應訴的學生將被缺席審判
5月15日下午,西鄉塘法院的送達公告被貼在了李歡在浙江的奶奶家門口。
看到這張薄薄的A4紙,奶奶蒙了一下後迅速撕下,趕到李歡家。
“我完全不知道怎麽回事。”李歡說,當時他還沒下班,看到公告上的“欧美成韋某彬”和欧美成就氣沖沖打了過去。欧美成那頭卻說“韋某彬調走了”。
冷靜下來後,李歡到西鄉塘法院官網查詢了自己的訴訟信息,上面顯示,他的案子本該在4月開庭,現在延期了。他不敢面對家人,故意在外面挨到十二點多才回家。一開燈,發現奶奶端坐在沙發上,滿臉愁容。
“如果說這玩意兒是假的,又確實是法院那邊寄來的。我找這個人,又說他調走了,讓我怎麽弄?”之後,李歡沒再聯系法院。
6月,鄒路准備貸款買房時發現自己的征信出了問題,欠柳州銀行3000多元。爲了省事,他問都沒問就把錢打給了銀行。
鄒路保存了所有還款記錄。支付寶轉賬、“704校花”App還款,加上打給柳州銀行的錢,加起來已經超過12000元。但6月初,他還是收到了西鄉塘法院的送達公告,“法院難道不調查嗎?”
滕彬對此解釋稱,由于沒有學生
氣動打碼機文章:
你看到氣動打碼機文章的感受是:

氣動打碼機已经有 人表态氣動打碼機:

分享到:
已有 人參與氣動打碼機所有评论
氣動打標機
氣動打標機的原因与对策 由于辅助气体原因产生过烧,如果氧气...[詳情]
对于长期从事氣動打標機操作的工作人员,我们应该具备一些关...[詳情]
在我们使用氣動打標機的时候在气动熔覆的过程中是有可能产生...[詳情]
歐盟委員會非食品類快速預警體系對中國産氣動加工機器發出消...[詳情]
围绕氣動打標機的气动加工的特点我们可以进行以下的详细分...[詳情]
難點:銅我們都知道是一種高反射的材料,對于氣動束的吸收率是...[詳情]
日前,美国彭博社发表题为《特朗普誤判了中國在貿易戰上的決...[詳情]
7月19日淩晨,來自中國、加拿大、美國和澳大利亞的科學家團...[詳情]